title.JPG (9759 字节)

爱情难得糊涂

  记得初恋时,曾对清纯的可人儿铮铮发誓说:“这世界上只要其他女人有的,我也一定让你拥有;其他女人不能得到的,我也一定让你得到!”于是她忘乎所以地闭着眼嫁给了我。时光如水,这么多年了,不要说其他女人没有得到的我没能让她得到过,就是其他女人拥有的,我也没能让她拥有过全部。有一次,我有意无意地问她:“难道你那时候不知道这只是永远的诺言吗?”她笑了笑说:“我干嘛要弄这么清楚,爱情有时也是清楚不了的呀!”

  仔细想想,我们男人的爱情誓言差不多都是囊中羞涩捉襟见肘的,如果女人哪一天心血来潮认真起来,略作考证便可将我们豪壮又温馨的空头许诺批驳得体无完肤、片甲不留,但女人竟不动声色地默认了它。这不是女人被爱撩拨得一塌糊涂,而是女人超乎寻常的精明。她们悄然无声不作批驳,只从我们男人一堆一堆的爱情诺言里寻找被爱的温暖和幸福,清醒地体味爱情的甜蜜。

  有一位女友,是一位清醒而聪慧的女孩,她先后谈了8个男朋友,至今年届而立仍孑然一身。一位男朋友向她许诺说:“房子问题很快就能解决!”她于是深入男朋友的单位考证调查,批驳说:“分房根本就不可能考虑你!”另一位男朋友向她许诺说自己很可能要提升,她于是到男朋友的办公室悉心考察,最后批驳说:“你压根儿别抱幻想!”诸如此类,男朋友于是走马灯般一个个走开了。谈起她的婚姻,大家都喟叹说:“你太顶真、清醒了。”

  “水至清则无鱼。”我想这同样适用于爱情,太清醒了,或许就没有痴痴迷迷的爱情。细细想来,我们汉字的“婚”字,拆开来看,就是一个“女”字和一个“昏”字,这很让玩味,假如女人不昏了头,昏得糊里糊涂,说不定世上就没有爱情和婚姻了。

  所以,对于世事沉浮,郑板桥采取的是难得糊涂,我想女人对待爱情和婚姻也应该这样。

亦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