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JPG (9759 字节)

洒吧里的两种男人

  「有一种使命叫做结婚。

  热恋情人承诺会相爱一辈子。

  他们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只不过婚后才发觉自己不是罗密欧,她也不再是过去的朱丽叶。他们共通的目的很简单,也很单纯,只是为爱而去爱,对他们来说恋爱是他们的最终结果,别的他们一无所有,而当他们迫于“恋爱→结婚”的方程去结婚,一瞬间,爱的使命完成了,完美变成了瑕疵,而斑斑点点的瑕疵在平日里渐渐的扩散,男人无法理解,使男人忘却了他们曾经为什么去爱她们,他们有时也茫然为什么曾经将如此大的缺点看作独特的品味。这时他们才会体会到他们的不成熟,因为生活就是生活,不依靠单纯美好的恋爱而活着。思考下去,男人们会越发地讨厌自己的无能,自卑感这就像无药可救的恶性肿瘤,逐渐扩散开去。越是无能,越是自卑,他们就越要挑三拣四,寻出不再爱她的理由,以便越加的显示他们的无能;他们就越想把自己的无能与自卑以某种形式转化为愤怒驾于妻子的头上,就像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就是在他们越是要这样,越是要那样的时候,他们可能会从越发显示他们无能的行为中得到刺激。

   恋爱的人必须是温柔的,必须嗲声嗲气地像自己“未来”的每一件事详详细细的、不厌其烦且乐此不疲地解释清楚。而婚后,所要面对的是以令人惊讶的速度从温柔转变到另一个她,不再温柔、不再柔声细语、也不再那么耐心倾听。是你女友时,她希望成为你的港湾,天天期盼着你的心灵在此停泊。是你老婆时,她会将港湾填平,筑起堡垒,那便是你们的家,你必须站着,不能趴下,你必须留守,有能力保卫你们的家。她希望你是一根擎天柱,不再只是一艘船,把天地给我撑实喽,以便她去夏威夷度假的时候,天不会由于你的过失塌下来。为此你不再需要倾听,因为你是一个男人,一个丈夫。有时,在酒吧吧台上对着啤酒倾诉可能比回家对着老婆倾诉更管用。于是男人们学会了喝酒、抽烟、麻将牌。泡完酒吧,时常被人搀回家,再吐个一马路,你明知会被骂得狗血淋头,可你还要回去,因为那时你的家啊!果如你所想,很自然地当你的妻子发现你身上浓重的酒气和烟味盖过了家里新买的空气清新剂的香味时,您能获得到她不带一丝温柔的唠叨和虽然抹着厚厚的粉却仍能显出酱色的脸。这样迫使你在第二天不得不再回到你的吧台上,去喝你们的酒,去抽你们的烟,以便使昨日的不快升腾为青灰的烟雾弥散在空气里,化作酒精充溢在你的血液中。

  于是酒吧里有了两种男人,有了老婆的和没有老婆的,他们都如此如此。或许打过蜡上过光的吧台可以算作面魔镜,它可以照出男人的另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