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JPG (9012 字节)

男人的坏与女人的爱

  民间流行语“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话好呀!大街上常可以看到顽皮的青年歪斜的肩膀上依偎着的尽都是可人的姑娘。而身怀一技、老实憨厚的青年往往孤单独行,冷冷清清。“坏”男人言行张扬,姑娘们看出来的尽是活力和感染力;“坏”男人还打架,姑娘也许觉得这就是孔武有力,雄性勃发;“坏”男人要在公众场合和女人打情骂俏,也许正搔到女人的痒处;“坏”男人爱与认识的小姐来点闹剧、恶作剧,姑娘们心里觉得有情趣有回味有闪光之处;“坏”男人追起姑娘来越是艰险越向前,越是遭到白眼越红眼,穷追猛打,屡败屡战;“坏”男人啤酒加烟外加骂人,也许里面暗藏着他们的风度气质、机警和格调。“坏”男人的以上种种,借用现代的一句流行语,是推销自己。“坏”的过程,正是表现展示的过程。

  换一个角度来说,女人的眼睛只是一瞅、一瞥、一回首、一丝余光,就能看到男人“坏”出的一点特色、一点个性、一点魅力。“坏”可以给女人留下印象,可以打破不相识的僵局;等到有一天她说“你真坏”时,说明已经进入了发展中期。此时,便更有条件使用坏了。适当的坏,使她涨红着脸,叫你快“滚开”。快滚开实际上是不要离开。我中学的一个同学与女朋友谈了半年恋爱后,有一天苦着脸告诉我,他们两人的关系岌岌可危,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为他献上一个“坏”点子。他再与她见面时,在梓树林里抱住她,狠狠地吻她,结果两人的关系顺流而下,日新月异,直至进洞房。

  男人的“坏”与女人的爱这个问题,似乎没有什么太多的道理和理论根据。恋爱是朦胧的,恋爱的理由也许就是模糊的。爱情始终半仙半鬼,不可理喻。因此在找不出任何理由后,人们就找到了不是理由的理由,即“缘”。

  大学者钱钟书趁杨绛伏在桌上睡午觉的时候,用毛笔在她脸上画眼镜,惹得杨绛醒后大生其气,亦大开其心;台湾作家李敖长于追不认识的漂亮女性,他的太太小屯就在他开车路过学校门口看到后追上的。她有一条绝美的腿。李敖说:“她有一腿,我就有一手。”可谓深得男人“坏”中之道。由此联想,这里所谈到的男人的“坏”并不是不讲道德,损人利己,这里所言之“坏”,实则是小小的“坏”,是生活的一门艺术。坏出一点情调,坏出一点小场景,坏出一点绵绵情意,坏出一点自我运营的自我特色。这样的坏,便是女人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