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JPG (9759 字节)

娶美女的男人短寿吗?

  据报载,美国某大学做过一个实验,把100个男人的妻子的照片交给大学生打分,14分以上为美人,13分以下为普通人,满分为20分。结果令人惊讶:娶了美女做妻子的男人,平均寿命比娶了普通女人的男人短12年。
  以此为背景资料,我们邀请了两位男士、两位女士参加讨论,你若有不同见解,不妨也来参与我们的话题。

☆男人视角

    “艳福”与“幸福”
  娶漂亮的女人做老婆,是一种艳福;
  娶不漂亮的女人做老婆,是一种幸福。
  娶个漂亮的女人做老婆,几乎是每一个男人的光荣与梦想。然而不幸的是,无论是美国耶鲁大学的调查,还是我国中医理论的记述,都不约而同地证明:漂亮女人的老公往往寿命不长,所谓“艳妻折寿”。
  其实,对于许多男人来说,假如能够拥有一位如花美眷,即使少活它几年也是在所不惜的,不是说“死在花裙下,做鬼也风流”吗?
  “艳妻折寿”的主要理论依据是:漂亮女人的老公性损耗较大,用一句时髦话来说,那就是身体总是“很受伤”(1997年的男人流行唱《心太软》,1998年的男人流行唱《很受伤》)。此外,漂亮女人的老公心理损耗也很大,这恐怕是“妻红颜、夫薄命”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以我的两位同学为例,老K三生有幸,娶了一位如花美眷;老Q虽然相貌堂堂,但所娶的老婆却不能不说是很不漂亮。老Q曾经自我安慰说:“娶漂亮的女人做老婆,称心而不放心;娶不漂亮的女人做老婆,放心而不称心。”由于“放心”,所以老Q潇洒地闯深圳、上浦东,几年下来,在深圳拥有一家年产值上千万元的电子公司,香车、别墅自不必说。总结他的成功之道,老Q自嘲说:“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不漂亮的女人。”而老K却几乎24小时全天候地厮守在那位如花
美眷身边,时时担心后院起火,不敢越家门半步。每次见到他,总是一副活得很累的样子。我们说他身在福中不知福,老K却叹息道:“艳福不等于幸福啊……”上次听一位老乡说,老K得了美尼尔氏综合症,那位如花美眷也越来越嫌他没出息,目前正在闹离婚。
  艳福不等于幸福,幸福却不一定要艳福。哥们儿,你要哪一种?

漂亮的女人不诗意

  漂亮女人一般是要嫁人的,问题是嫁给谁?那场从恋爱到婚姻的考验又有多艰苦,时间跨度有多长?成为漂亮女人丈夫的那个家伙在以后的生活中快乐幸福吗?他们之间会不会发生战争?都是未知数,而如果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女人,噢,问题起码解决了大半。
  我一直没有就此表达我真实的看法,源于我的私人秘密。我知道我可能比一般人更有发言权。我的前妻应该算个漂亮女人吧,追她的时候真是吃够了苦头,可一想到别人艳羡的目光,又觉得成本并不高。漂亮女人当然有资格发脾气,而且往往是贵族小姐式的脾气,弄得你只有讨好的份。快结婚的时候你就忍不住狂喜:要熬到头了。漂亮女人倒是没有因为真的嫁给了你就没了贵族小姐的脾气,婚姻也并没有给你带来人格的平等。
  因为她漂亮,所以她的手不可以接触洗碗水、不可以去挤菜市场、更不可以下雪天去外面买米,你想生气,她比你来得更快,她早就开始在摔东西了,而且口口声声要离婚,念及此,你的心一下子慌了:本身条件就勉强再加上离婚,好不容易娶了个漂亮女人,倘真的给气跑了,不是自找麻烦吗?你私下里也劝慰自己:夫妻吵架动不了真气,两口子过日子难免锅碗碰锅勺。
  再看你那位娇妻,哦,已经进入梦乡了,而可怜的你,还得收拾被砸碎的物器,看一样心疼一样,哪一件不是你用工资亲手从外边买回来的呢?她怎么可以如此忽视它们,也就是忽视你的价值呢?这一夜你肯定睡不好觉,第二天上班,你因为昨夜的不愉快头脑里昏昏沉沉,领导交给你的文件丢了,同事与你多说一句话你都嫌烦,甚至还与他们拌了嘴。你又不知深浅,偏偏被你骂的人是局长的外甥,你家庭的不幸又导致了工作的不幸。这时你突然对那个漂亮的女人怒火中烧,一摔手你打
了她───事情终于严重起来。
  她赌气出走,并且不给你任何消息,你找遍了关于她的所有可能的住所、出没的地方,你甚至就差去公安局报案。你的头发乱了、胡子长了、牙也没心思刷。
  哪里还有家的影子?曾经被你看作花瓶的女人此刻在哪里呀?这样想的时候你全然原谅了她。有花瓶总比什么都没有强,就像有只空碗毕竟有了生活的气息。你对爱人与未来生活的憧憬已经降低到极度世俗的地步。
  她终于有了外遇,你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男人痛苦得想自杀,因为多数人不懂得凡事都有代价。漂亮女人总是有人娶的,对于你自己,我以为最好别把写诗和过日子搞混,其实过日子也是可以产生诗意的,只要你有饱满的诗情和健康的心态。如果你根本写不了诗,偏作痛苦状,那就是自找苦吃,我是说,你若驾御不了漂亮女人,不如换匹适合你的坐骑,陪你抵达生命终点的不必是那些漂亮的马儿。
  所谓奢望就是一些两全其美的事,稍稍避开,有时我们会做得更好。不过,倘真有两全的美事,我也很高兴,干吗要拒绝呢?我只是想那更多的是一种巧合,千年不遇。

☆女人观点

    红颜祸水
  对于美人,很多男人知难而退,不去凑这个热闹,美女其实寂寞得很。谁还会为美人短寿呢?
  从来只听说红颜薄命,好女无好夫,就算嫁了好夫,不是好夫移情别恋,就是自己无福消受好夫而香销玉殒,比如中国古代四大美女,比如戴安娜王妃。自古文人墨客为这些美人扼腕叹息,如今的男人却因为娶了美女也遭受短寿的命运,实在令人唏嘘。
  红颜=祸水?谁靠近美人谁就自取灭亡,历史上因美女挑起的战争,拥有美女的一方都没有好结果,现实生活中男人为红颜一掷千金,因而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严酷的现实却依然改变不了男人好色尤其是好美色的本性,有得必有失,美人有价,拥有美女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美带着罪恶。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世上,秀木有几棵?美女又有几个?茫茫人海,姿色平平者举目皆是,偶尔令人眼前一亮的娇娃真可谓寥寥无几,哪个男人不蠢蠢欲动,能得就得,不得就毁,美与恶之间的距离只一步之遥。
  我认为,男人的寿命与妻的俊丑没有必然的联系。一般情况下,美女配丑男的婚姻模式更能维持长久。现代美女,拥有更多的婚姻自主权,再也不会被当作外交礼物去和亲或熄灭战火,现代的婚姻是权衡利弊之后的结合,你情我愿,各取所需,错了完全可以一纸推翻。现代的男人,学会了将美女当情人,满足一朝拥有之潇洒,又有谁会痴情到为美人减寿?男人宁愿让美女做情人,满足虚荣心又与私利无损。
  如今的红颜祸水,只能浇在美女自己头上。戴安娜王妃算是旷世美女了,却伤不到查尔斯王子一根毫毛,自己反倒魂断异乡,查尔斯王子与其不美的情人肯定长寿过她。一代性感尤物玛丽莲·梦露的几任丈夫情人都比她后死,摩纳哥的格丽丝王妃死于车祸,国王依然健在。
  如今的美女当得真是极之不易,高处不胜寒,以为有很多的追求者,结果,很多男人知难而退,不去凑这个热闹,美女寂寞得很;人家还以为你冷傲,美女委曲得很;要是不幸芳心暗许爱上个男人,这男人必自卑得恶狠狠地折磨美女一番,美女有苦难言。而今,哪个美女在青春年少就顺顺当当地嫁出去的?即使嫁了,谁也不看好,结局还不争气地落入众人的预料之中。要不,情海翻腾若干年,老大嫁作丑男妇,无他,一言以蔽之,认了。这是对传统的红颜薄命之说最好的折衷做法和
最大限度的妥协。
  现代科技的发展,让女人越来越漂亮,美女自身将这种天赋优势推向社会,大量复制传播,男人对美女的诱惑不可避免地大打折扣,拥有的方式多了,拥有的期限却短了。谁还会为美人短寿?

美人与长寿之道

  在报上看到这则消息:耶鲁大学心理学专家们把一百个男人的太太照片交给大学生们打分,14分以上为美女,13分以下为普通人,满分为20分。结果很惊讶地发现,娶了美女的男人比娶了普通人做老婆的男人平均短命12年。煞有介事地把报纸剪下来,等丈夫回来的时候给他看。丈夫却不屑地说:“如果娶个丑八怪做老婆,多活12年又有什么意思?”看来讨老婆,不管是怎样的男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最好是漂亮的。
  又有一次看杂志,上面说孩子的面貌和性格主要是由父亲遗传的,而智力则主要是由母亲遗传的。就是说,从优生的角度看,最好是男人娶一个聪明的女人,女人嫁一个美男子。难怪世界级的文豪萧伯纳曾与现代舞之母邓肯开玩笑───源于邓肯喜欢萧伯纳,给他写信说:“假如我们结合,孩子面貌像我,头脑像你,该有多好啊。”萧伯纳回信:“要是面貌像我,而头脑像你呢?岂不是太糟糕!”───看来萧伯纳的话并非空穴来风。
  大文豪毕竟是大文豪。但是对普通男人来说,一个聪明的女人与一个美女,前者的压力也许比后者更大,你想,谁想要一个洞察一切的聪明人将你看得一清二楚。在大多数的行业,生存的大多数女人都是相貌平常的,能够脱颖而出的当然是聪明而能干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在单位对男同事都有压力,何况在家里对丈夫。那男人会想,她的职位比我高,她赚的钱比我多,她下班的时间比我还晚,这怎么可以?男人在这个时代,不用娶美人,压力就已经够大了,谁还想将美女金屋藏娇,据为己有的话,有点头脑的人只能同情他:看看报上那个倒霉的明星前夫,再看看层出不穷的因金屋藏娇闹出的人命官司……但是男人不觉悟。
  我却很奇怪,戴安娜应该算是个美人,而且比查尔斯王子的情人卡米拉年轻,却愣是敌不过半老徐娘的相貌平庸的卡米拉,往上追溯,当年的温莎公爵放弃王位所爱的人也并非倾国倾城的美貌,也是离过婚的半老徐娘,历史总是惊人相似的重演,贵为一国之君,所爱非美人不是为了多活12年吧。
  日前看到一篇香港的林燕妮写王菲的文章,王菲说,香港的女强人(指比较难于出嫁的)应嫁给洋人,联想到在国人眼里往往认为长得不够标准的女人到了国外被誉为美人,还嫁得不错。不知老外是为了长寿还是为了对东方美人的好奇心。于是又想起亦舒的小说,女主人公总是对嫁洋人深恶痛绝,有一句名言:“我是读《红楼梦》长大的,怎么可以嫁给洋人呢?”现在可以“克隆”了,想短寿的男人可以去娶“克隆”出来的“林青霞”、“巩俐”、“戴安娜”,短寿又怕什么呢,男人可以把自己克隆了放在那里,像阿Q所言:“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