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JPG (9759 字节)

孙子兵法恋爱篇之以迂为直

  《孙子兵法》第七篇(军争篇)上说:行军打仗要“迂其途,而诱之以利,后人发,先人至,此知迂直之计者也。”“后发先至”这个成语我们听得太多了,常看武侠小说的人对此会有更多的感受。比如,师傅教徒弟的时候,往往会说,要集中精神于对手身上,不急于进攻,要用眼睛和心思抓住对方,等他出手再出手,后发先至才能取胜。化迂回为直线才能后发先至,这需要智慧,更需要看准时机。

  恋爱这个事不讲究先来后到,更不像派送礼品,“先到先得”、“送完为止”;谈恋爱有它不讲理的地方,那就是“谁逮者算谁的”,即使你辛辛苦苦谈了好几年,眼看就要登记了,被别人抢走新郎也只能自认倒霉。好比打麻将,你一上来就“落了听”,但最后被别人“抢杠”和了。人家后发先至,你就只好“苦大仇深”;别人以迂为直,你就只好白跑了个马拉松。

  文文就吃亏在先人发但后人至。她与阿武好多年前就认识了,那会儿他们还都穿开裆裤、上幼儿园呢,俩人的小床都挨着。小学他们同班,中学他们同班,大学他们同校,毕业工作了他们的部门门对门。算得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吧?可没用。文文从上初三开始,心里就认准了将来要给阿武当媳妇,虽然那会儿还懵懵懂懂的,说不清什么叫“媳妇”呢。她给阿武抄过笔记,考试时对过答案,甚至还为阿武罚过站。周围的人们早就看出端倪,文文也满心欢喜,只有阿武不明白她的心思。公司迎接新人的培训课上,老总把两个人同时介绍给新员工,说他们俩是公司的Top Two,希望向他们学习。文文涨红了脸,新员工们以为她是害羞、内向呢。只有她自己心里知道,脸红是因为站在阿武身边。怪了,一起这么多年,这毛病就是改不了,有阿武在就是脸红。

  新人里有个叫娟红的,跟文文和阿武学的是同一个专业。作为师妹,也作为公司的新生代,她时常向两位“前辈’讨教业务方面的问题。娟红人聪明,肯动脑筋,思维活跃,业绩提升得非常快。不出3个月,公司上上下下的人无不对她另眼相看。为了表示对两位“前辈”的感谢,娟红提出请文文和阿武吃饭。客气话说了很多,葡萄酒喝了不少,话题就渐渐离开了工作,转到了个人问题、家庭情感上来。娟红说很羡慕文文和阿武的关系,文文和阿武就问她“我们是什么关系呀?”娟红说“你们是什么关系,全公司不是都知道么?”

  文文赶紧解释“我们只是一起读大学,一起工作,根本不像别人想象的那样。再说,公司里也不允许、至少是不提倡员工发展工作以外的……啊?”阿武也说:“别听别人瞎说。你想,要是没有这些喜欢传闲话的,那些小报的娱乐版还写什么?今天张艺谋跟章子怡了,明天又是王菲跟什么谢霆峰。无聊!”

  娟红不解地问“这有什么躲躲闪闪的?要是我,如果公司不同意,我就辞职,也一定要保住感情。”文文和阿武都笑了,阿武说,“首先呢,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第二,你也就是这么一说罢了,工作哪能说不要就不要呢?不信咱们就等着瞧,看你将来是重工作呢还是重感情。”

  送娟红打上了车,阿武对文文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未经世事不知难。才来几天呐,就敢跟咱们这么‘开牙”!文文也说,“也不是谁告诉她的,瞎传什么呀!”

  其实,文文心里真想说,“我就是想跟你是那种关系”。可她说不出口,她想打迂回这张牌,想拐弯抹角地让阿武明白她的心,并且,由阿武把窗户纸先捅破。

  两个月后,阿武把窗户纸捅破了,可不是他跟文文之间的那张,而是跟娟红之间的那张。他打心眼里喜欢这个聪明上进、敢做敢为的小师妹,尤其是一起吃饭那天,当小师妹说可以为感情放弃高薪的工作,阿武心里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感动,他甚至想,换了文文,她能吗,她敢吗?当阿武跟娟红说,希望跟她发展另一种关系时,娟红连眼都没眨一下,就跟阿武说,“要不要我现在就去办辞职手续?除了你,我可以什么都不要。”

  娟红直接得让阿武简直有点“惊”着了。

  就是这种近乎狂野的直接,让娟红赢得了工作经验之外的最大收获;而文文,拐来拐去,把心上人拐给别人了。

  劝你别跟文文似的,拐那么多弯干吗,拐一个两个还行,可以看作矜持;拐多了,准把自己拐沟里去。你看文文,是不是那么多年的马拉松白跑了,上来没几天被娟红抢杠“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