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JPG (9012 字节)

同居也好/试婚也罢

在多元价值颠覆传统的现代社会,我们都不再被迫必须对暧昧男女关系表态,但也因此而使著一对恋人从相爱到结婚,不像以前那麽乾脆明白,爱就结婚,不然就分手,从不转弯抹角大兜圈子,而今在海誓山盟的路尽头,竟然还有第三个选择叫“同居”,时髦一点说法是“试婚”,有的人一试便成功,也有人屡试却不中,在恋人通往红地毯的路上从此埋下更多的变数。

心理学家表示,“还没有准备好”是时下同居男女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可见同居和结婚之间,所差的并不只是薄薄的结婚证书,而是更多的承诺、责任和无止尽的期望及要求。在美好的同居关系里面,它们不是不存在,就是常被人有意无意忽略掉。

好比结了婚,男的赚钱不养家或女的回家不做饭,一定会引起没完没了的争执,传统的角色期望和法律赋予的权利义务,成牢不可破的人性枷锁,因此,严格说起来,没有人能够预期结婚以後将面对的现实而提出万全准备,“问题其实只有一个:你打不打算负责?”王子与公主带“球”走进礼堂的情形固然愈来愈多,但背後看不见的堕胎数字恐怕也是等量齐观,吃亏的似乎还是标榜“两性平等”的咱门女人。

有人形容“同居”是一种“随时准备撤退”的关系,在不确定的年代要谈不确定的爱情,套一句股票族常用的术语:“不要把鸡蛋全部放在同一个篮子中”,实在是颠扑不破的至理名言呀!

在传统的贞操观中,一个女人若“被一个男人睡过”就得跟他过一辈子,古老的画面是:一对偷情的男女发生性关系之後,女人拉起衣角,酥胸半裸地对情人大发娇惯说:“你可不能负我哦!”因为在保守的旧式社会,女人若失去了贞操,就可能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可是现在是二零零零年,每三点七对全偶结婚就有一对怨偶离婚的大环境中,有些人认为婚姻失败对女性犹如一道永远的戮记,离婚后再婚之路往往遍布荆棘,不象同居关系中,女性可以一试再试,试到双方满意成功再携手走进结婚礼堂,“依旧是白纸一张”,对照古代女性的“一试定终身”,幸与不幸,结果可说十分讽刺。

相信爱的人总会说:“两个人既然相爱,何必在乎那纸结婚证书?。”可是“婚,女未嫁”,一有第三者介入,感情便容易起变化,这报复和被弃的心理,往往让人无法潇洒地说拜拜,所以因结束同居关系而引起的情杀、自戕事件,可说最令人胆颤心惊。

谘商人士指出,同居关系的破裂,对当事人最大的打击来自於无法忍受对方的“不忠”或“背叛”,其在一对一的男女关系中,所引起的紧张其实都是相同的,可是婚姻事件因为有法律当後盾,双方可以进一步谈判磋商,有一个缓冲的馀地,可是同居关系却是直接进入摊牌阶段,当对方坚持:“没有什麽好谈了!”他就是要分手,十辆大卡车也拦不住,甚麽“一夜夫妻百日思”顿眼化云烟,自觉遭遗弃的一方怎能平抚心中的愤懑不平呢?

所以,在传统“男强女弱”的不良互动中,我们常看到:当同居的男人决定分手时,他的女人可能会用极端的手段,如上吊、跳楼、割碗等方式伤害自己,企图挽回表示强烈的抗议,可是当同居的女人收拾行李,准备离去前,她的男人却可能把她杀了。可见“等爱的女人”在缺乏法律保障的同居关系中,需化被动为主动,给自己多留几条退路,才不致一著棋错全盘皆输。因此,差或不差那一纸结婚证书,对现代的男女关系影响重大,但没有人喜欢跟一个“还没有准备好”的另一半步上结婚损堂,尤其是女性。可是,两个人同居生活过久了,正式结婚的机率也会逐日降低,除非是有了孩子,双方才会想到应去补办一个手续,以便“给孩子的妈一个名份”。

届时两个人很可能都已是“老夫老妻”了,年少轻狂的激情早已冷却,更或许是草草在家中附近的小馆子随便摆一桌,读些近亲朋好就算完成了结婚仪式,“这样我岂不太亏了?”从小就向往一生一次“被白纱、投新娘”的女性朋友可说不无遗憾。

换言之,在同居关系中,大多数女人还是渴望结婚,可是她们一直等男人开口讲:“我们结婚吧!”有的人抱著“总有一天等到你的”心情,好整以暇地等;有的人则订下等待的限期,给对方工达最後通牒,不成功便成仁,过了期限本姑娘就不等了,搞不好还能达到“逼婚”的效果。在不确定的同居关系中,我们唯一确定的是:幸福不能等,问题并不在于双方准备好了没有,而在于愿不愿意对方负责?在多员价值紊乱了个人行为思考的年代,这仍是检视真爱的不变标准哦!

所有的过来人对自己遭遇的感情都有不同的譬喻,有人认为强烈的感情是黑洞、如瞬息毁灭正常生活秩序的龙卷风;有人认为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如一场持续不断的高烧;有人则非常别致地认为柏拉图式平稳的欣慕也是可贵的,因为它给生活送来了若隐若现的暗香;但说到底几乎没有人对自己的情感生活完全满意,因为归根结底所有的情感类型不外乎两类,一类灿若烟火,可以照耀我们一个时期的生活,但过后我们不得不去打扫烟火碎屑,靠信念、责任或者别的什么动力生活下去;另一类则是温暖如炭火,不闪耀不跳跃,只够近处的两人烘暖他们的手指,但这样的一盆炭,通过不断地添加,可以红热到我们的垂暮之年。

在我们有体力也有心情去追逐属于自己的情感生活时,你会选择哪一样?是烟火还是温暖的炭盆?

其实任何一种选择都会给我们稍许的遗憾:选择感情如烟火的人,可能会计较自己少了旁人那种相濡以沫的情感,那种可以缓缓地滋润人而不是让你五脏六腑都燃烧起来的感觉,那种像两匹马将额角轻轻抵在一起的安详。因为情感的表达不激烈、不任性,那种天长地久的亲切,就浓缩在菜市、厨房、洗衣间这样很家常的地方…… 但,就像在平稳的气流中飞行太久的鸟儿,渴望遭遇气旋,并在气流的旋涡中一展英姿一样,当初很满足于炭盆在手的人,在他们30岁、35岁甚至40多岁的某个时刻,会强烈地不满于这种感情。老是小雨小雨慢慢地下,老是送你护手霜、丝巾和过于肥大的外套,从来想不起送你鲜花、海滨的度假机票和一个撩人心魄的约会计划,人的心就会像成熟的石榴一样裂开一个小口子,渴望天上的云再浓些,风再腥烈一点,可以让骤来的暴风雨冲刷皲裂的盼望。

人就总是这么矛盾,无数情感遭遇的片段烧结成各种形式的砖和瓦,咨询者和写作者可以从中获取无数灵感,但,谁也没有这个能力断言:我,已经洞晓情感领域里的所有奥妙;我,可以领着所有的人穿越重重迷宫。当然我也不能。

要确定到手的那一份感情是否是自己真想要的,并不容易。很容易在这个时候瞻前顾后,怀疑自己的眼力,怀疑世上有无更好的麦穗在等待自己